宜宾教育新闻网

带着爸爸上学的张沁雨硕士毕业了

作者:陈宦儒

“能往前走,就继续努力。”


“努力的求知是为了达到思想的自由。”
“坚持所热爱的事,打破束缚的枷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在西华大学外国语学院毕业典礼上,2022届外国语学院翻译专业研究生张沁雨在爸爸的搀扶下艰难地走上主席台,虽然脚步很慢很辛苦,但她脸上一直挂着阳光自信的笑容。当她怀着激动和兴奋的心情走到校长刘树根面前的时候,刘校长被这位身残志坚却依然阳光灿烂的硕士毕业生深深地感动了。



       

        刘校长为张沁雨授位,并勉励她:“非常的优秀!很不容易!祝贺你,硕士毕业了!” 刘校长话语不多,但他铿锵有力的话语和肯定的眼神让张沁雨感受到了莫大的鼓舞。
从3岁到31岁,张沁雨从急性病毒性脑炎开始,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经历了与常人不一样的磨练,但她在父母的爱中重生,始终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与病魔作斗争,与命运抗争,在一点一滴的坚持中不断进步,她在用脚丈量的每一寸土地、走过的每一步路的过程中不断成为**的自己。
       变故,她在父母的爱中重生
       1993年,3岁时的一场意外成为张沁雨后来人生中一直在努力跨过的一道坎。三岁那年夏天,张沁雨突然生病,高烧不退,诊断结果是急性的病毒性脑炎,由于抢救不及时,她当时已陷入昏迷并危及生命。父母慌成一团,医生却让张沁雨的父母放弃治疗,并对他们说,就是治好了也可能是植物人或者是个傻子。这简直是晴天霹雳,但沁雨父母却不愿放弃,他们相信有奇迹发生。



       

在父母的坚持和持续抢救下,终于在一个清晨,她突然苏醒了。但是,这一场高烧导致她的运动神经严重受损,让张沁雨失去了正常的行动能力和语言能力。“我又像婴儿一般蒙昧,甚至不如婴儿,因为我苏醒时只有头能动,身体其他部分已经没有知觉了。”张沁雨回忆道。
       在黑暗中勇敢熬下来的张沁雨,苏醒后下意识想像以前一样向妈妈撒娇,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像被定在病床上,动弹不了。想开口叫妈妈,嘴里却只能发出类似“咿...”“啊...”这样的单音节词。曾经会唱儿歌、会背古诗词的她竟叫不出一声“妈妈”了,不会说话和不能动弹的残酷事实让她的眼泪猛地流下来。爸爸妈妈连忙俯身拥抱她,在她耳边轻声安慰:“不怕,醒了就好,醒了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爸爸妈妈会陪着你的。”对于张沁雨来说,这场意外就像一个噩梦,“噩梦醒了,我还拥有爱,我还有未来。”
       在大人怀抱里也不安分,不满周岁就会自己走路,和邻居家小孩一起踩水洼、踢石子、跑着追影子,总想用自己的脚步去探索这个新奇世界的小女孩,美好却只在她身上短暂地停留了三年。
      生病后的两三年都是漫长的康复期,中药、针灸、牵引如影随形。为了恢复语言能力,张沁雨在妈妈的陪伴下每天听故事、说话、识字,床头挂着的五颜六色的气球和识字小卡片就是对她日复一日坚持的见证,终于在五岁时,她的语言能力恢复了。从一开始睡觉都不能自主翻身,就慢慢地练习爬行,练习自己坐着,到能握住爸爸的手自己站起来,再到能重新迈出**步。“但是,走路的平衡和协调能力却没有如愿在入学前恢复。”说起行动能力的恢复张沁雨满是遗憾。就这样,在父母的陪伴下,开始了她的学习生涯。



       “入学之初,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和其他同学没有什么不同,我们都是一样地上课、听讲、考试。**的区别是我需要爸妈扶着慢慢走。”从小学到高中,12年间父母陪伴在张沁雨前进的每一步。但随着年级的升高,学业压力也愈加繁重,而对于张沁雨来说**的困难就是,康复训练和学习时间难以兼顾。一方面张沁雨要不断地进行康复练习,每天训练的时间需要四到六小时,一方面又要完成很多课程和考试。在高中时期,由于功课繁重,她身体不堪重负,不得不休学一年前往重庆第三军医大治疗。一年的调整后,她又重新加入高三的学习参加高考,考上了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翻译专业专科。
       翻译,有目标的女孩再苦也不怕
       张沁雨想成为一名翻译的梦想要从一个人说起。高中时期,她无意间看见电视上杨澜的访谈记录片,杨澜经常采访外国的明星和政客,自信从容的交谈,流利标准的口语,深深吸引了她,让她意识到英语就是文化之窗,是文化交流很好的工具。从此,一颗小小的种子就埋在了她的心间。
       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是当时的她**的愿望,发音不标准、语音语调有瑕疵的她,在偶像力量的鼓舞下,不断地模仿、重复、练习。唱英文歌、模仿VOA和CRI的发音,并不断重复,直到和新闻里的发音相差无几。“为了兼顾语音和语速,不让舌头打结,她常常咬一根筷子在嘴里,大声又快速地朗读,并努力地把音发准。”父亲回忆起这段往事,眼角含着泪看着女儿。高中时期繁重的课业,张沁雨只能利用中午午休的一小时时间来大声朗读英语,就这样练习了一年,张沁雨纠正了自己发音的问题,并在高二时在学校英文朗读比赛中斩获**名。
       在四川外国语大学成都学院学习期间,张沁雨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志向。 “我想要去改变,也想要变优秀,站在更高的地方。”对自己高要求的她做了一个决定——在读专科的同时自学备考四川大学英语专业自考本科,并如愿在专科毕业一年后取得了四川大学自考本科的毕业证书。但四川大学如果要申请学士学位,成绩需要达到一定的标准的同时还需要考日语,在此前张沁雨并未选修第二门外语,从头开始学习日语便是她申请四川大学学士学位这一年**的挑战。从五十音图到语法句型,从完全不懂到听说读写逐渐熟练,最终张沁雨成功通过了考试,并取得了四川大学文学学士学位。这段经历让她明白,“我可以做很多事并且可以做到,我的人生并不会因为身体的原因而停滞不前。也是这段经历激励我想继续深造,于是我萌生了考研究生的念头。”
       但从高中到大学本科阶段,一直在为从事口译工作而努力的张沁雨在此刻也陷入了迷茫。口译工作强度大、精密程度高,同时要跟随客户四处奔走。她意识到,她的身体条件显然是无法胜任这一工作。“当时的我陷入了迷茫,我做了一切的努力和准备,但却被身体原因束缚住。”最后,她决定“能往前走,就继续努力。”她决定转向笔译向。从2018年1月到2018年12月张沁雨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备考笔译方向的研究生。恰逢她家乡的筠连县筠连镇景阳小学缺图书管理员,该校为她提供了图书管理员这个工作。由于图书馆的工作不是很繁忙,给了她充足的时间复习。合理兼顾工作和学习的她,在经过一年的复习后,成功考上了西华大学外国语学院的翻译硕士。同年,也考取了翻译证书。
       从高中到研究生,张沁雨把乐观和坚强刻在向梦想靠近的每一个脚印中,以坚强的意志、乐观的心态和不懈的努力,去探寻人生的意义。命运给了张沁雨苦难,却让她愈发成熟与坚韧。她在平凡的人生中千锤百炼,始终坚持在实现自己梦想和诺言的征途上。
       读研,不断成为**的自己
       2019年6月,张沁雨收到了一份如期而至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张沁雨考生,经省招委批准,你被录取为外国语学院翻译专业攻读硕士学位研究生,请于2019年09月05日报到”。
       外国语学院院长李国宏现在仍清晰地记得张沁雨参加面试时的情景,她口语非常标准,很有礼貌,表现很阳光自信。“爸爸把她扶进来,面试完爸爸又进来扶她出去,当时面试组的老师都很感动,认为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一个表现这么优异的同学,所以我们录取了她。”
       为了方便照顾女儿,张沁雨的爸爸办了内退,全身心地照顾女儿。读研期间,爸爸在学校旁边租了房,每天陪同女儿上学。三年时间,风里来,雨里去,爸爸始终在旁边无微不至地关心着她。“沁雨一路走来很难,她从小就很有想法,很坚强,很有理想,我们大人只是想尽量帮助她去达成想要的东西。”说起女儿,坚强的爸爸忍不住流下了热泪。
       西华大学对于张沁雨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老师们的亲切关怀,同学们的诚挚关爱,父母的默默陪伴,都让她对未来更充满信心和希望。从教室到实训室,从三楼到一楼,同学们的“搭把手”,帮助张沁雨打破高楼的阻碍。“论文签字了没?”“资料打印了吗?”“文件交了吗?”“我帮你去交材料吧。”“我扶你上厕所。”……同学们一句句平常的交流,一个个小小的举动,让她跨越了因身体原因没有住校的不便。
       对于张沁雨来说,在西华的收获不止于此。在研究过程中,自我创新意识和自我创新能力不断增强也是她在实践中的收获。张沁雨研究生论文的方向是研究汉学家戴梅可对扬雄《太玄经》的英译。从晦涩难懂的古文着手研究无疑是困难的,而她的论文方向正好属于其导师肖福平副教授主持的《英美汉学中的扬雄译介与研究》的子课题。对于她的困惑,肖福平教授向她建议:“做研究一定要实践,面对晦涩难懂的古文,可以先从英译版入手。”这样一来,张沁雨就有了思路。“因为扬雄是汉代人,他写的《太玄经》具有其时代的背景和目的性。戴梅可作为美国的汉学家,站在英美汉学的角度去解读《太玄经》,她的理解和扬雄要表达的意思有时候并不相同。所以在翻译的时候得去甄别这是扬雄要表达的意思,还是戴梅可自己的解读。”于是张沁雨决定利用研一下学期的时间阅读英译本,并在阅读的过程中把不懂或者有疑问的地方勾画出来,从而为后续的翻译奠定基础。
       在前期充分的准备下,研究生二年级时张沁雨就顺利完成了20万字The Elemental Changes: The Ancient Chinese Companion to the I Ching的汉译。“可能乍一看20万字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但是如果有计划每天完成一点的话,其实量并不算多。”一年365天,每天翻译六七百字,在张沁雨看来这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因为在自己热爱的领域不断汲取对她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新的起点在哪里?热爱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张沁雨也常有迷茫的时候。面对这种情况,她通常是先把问题和烦恼搁置一边,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去做一点别的事情。比如和朋友看一场电影,或者和家人去野营。“不过分苛求自己,这只是一个人生的小挫折,歇一歇后再重新出发。”就如同在接过翻译硕士学位证书的那一刻,她还来不及感叹时光荏苒,新的征途已经到来。
       虽然学校对就业困难学生有很多帮扶举措,学院老师们也非常关心她,在各方面帮助她,但因为身体原因,张沁雨迟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对于她来说,找工作和学习不一样,并不是努力了就会有收获,但她并不因此灰心。她说:“不羡慕别人,也不苛求自己,生活在此刻,勇敢地过好自己的人生。”